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道长跟徒弟们
道长跟徒弟们
北宋神宗年间,汴梁开封府发生了一件离奇曲折的风流罪案,刹时间惊动朝野。
  话说有一王氏娘子,虽然年近三十,却生得十分婀娜窈窕,美艳非凡。
  也许是「红颜薄命」吧,正处于少壮时期的丈夫突然泄上恶病,不治而逝,遗下一个年方十二的儿子与寡妻相依为命。
  王氏与夫君本是十分恩爱的夫妻,正在鱼水相得之际,丈夫遽然撒手尘寰,怎不叫王氏哀痛欲绝,终日抱住神主牌悲泣,若非为了抚育幼子,真想恨不得立时死去,与夫君同葬一穴。
  眼看再过八日,就是夫君的百日忌辰。
  王氏念及丈夫在世时的千恩万爱,决定好好做一场法事,来超渡先夫亡魂。
  于是,王氏便四处打听何间寺庙道观最为灵圣。
  后闻说西山有一道观,专门为人设坛打醮,便备礼前往拜谒。
  王氏浑身缟素,只身上山。
  山风习习,吹得王氏衣带飞舞,裙裙飘扬,乍看起来,恍如白衣观音,沿途引来许多仕女叹羡的目光。
  王氏步入观中,道童见如此冷艳的素衣娘子孤身进观,慌忙奔告观主得知。
  观主姓柳,法号龙阳,年甫三十馀岁,也生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。闻报慌忙出迎。
  王氏盈盈殓衽,上前拜见。
  龙阳亲主一眼望去,登时双目发直,心内暗道:「好一位绝色佳人,若不是这里乃道观,当真要认做白衣送子观音下凡呢?」及至王氏款款下拜,方才醒觉,忙低首答礼道:「敢问娘子是何处家眷,驾临敝观有何吩咐?」
  王氏妙目一戏,见观主仙风道骨,宛如玉树临风,亦暗暗喝采道:「不愧是得道高人,奴家算没找错对象。」
  于是曼声答道:「妾舟乃黄门王氏,因丈夫新亡,故欲祈求观主设坛打醮,超渡亡灵。」
  龙阳观主问道:「未知尊夫何时仙游?娘子是想在本观设醮附荐,还是到贵府筑坛超渡?」
  王氏道:「先夫去世已有三月有馀,请问观主,在贵观打醮,与在敝舍设坛,有何差别?」
  观主道:「既是尊夫新亡,想必灵堂犹在,在灵堂筑坛设录,死者亡魂即可受益,若在敝观附醮,则未必十分受用。」
  王氏闻言,忙纳了一福道:「倘蒙法师亲降茅舍,死生俱感。妾身即刻归家打扫灵堂,专候法驾降临。」
  观主道:「何时到贵府设坛?」
  王氏道:「先夫去世迄今已九十二日,妾身拟做足七日法事,便请明日就驾临,刚好做到百日忌辰,望法师依时驾到。」
  观主道:「出家人焉可诳语,明日准到。」
  王氏随即取出纹银二两为定,作别返家并准备一切。
  次日清晨,王氏已打扫好灵堂,因上无翁姑,下无族亲,一切都是王氏独力张罗,丫环小翠从旁帮手。
  稍候片刻,龙阳观主便带两名少年道童,一名火工道人,挑着经画道具来到。
  王氏接入,令丫环献上清茶,又唤儿子黄杰上前见礼。
  观主客套一番,就率领道童、火工张挂三清神像,架筑法坛。
  少倾,一切就绪,观主随即焚香祷告,化符念咒。
  嗣后,左手执桃木剑,右手摇招魂铃,四处作法。一边施术,一边暗暗窥察黄府动静,见人丁简单并无闲杂人等,遂萌生不良之心。
  作了一轮法,便嘱王氏一齐焚香膜拜。
  两人并肩跪着,王氏闭眼祷告,一片诚心,但龙阳观主则不住侧目偷看。
  王氏一边祷告,一边感怀身世,不禁悲从中来,珠泪簌簌而下。
  俗语说:「若要俏,三分孝。」
  王氏本就天生丽质,粉脸桃腮,再衬上一身素衣,两行清泪,真真恍如梨花带雨,倍觉凄艳动人。
  龙阳观主见状,心中说不出的怜爱,便温言规劝道:「人死不能复生,望娘子节哀顺变。」
  他特别将「变」字拉得好长,但王氏似乎没有觉察到,只是哀声唤儿子亦上前来膜拜。
  拜毕,各各起身,王氏又到各神像面前上香稽首。
  两个道童殷勤上前为王氏解释各神像属何尊神。
  王氏见两道童黑发披肩,头上各戴着一顶小冠,都生得唇红齿白,目光流转,不觉暗自诧异:「怎么连他的两个徒弟,都生得这般细皮嫩肉、丰神俊逸!」吃完晚斋,王氏健收拾一间清净上房,让观主师徒安歇。
  龙阳观主令火工道人独自回观,自己则心猿意马地走进房中。
  两位道童已经褪去道袍,缩入被窝,见观主心事重重地进房,都暗暗抿嘴窃笑。
  龙阳观主因想不出主意去亲近王氏,心中正在焦躁,见两道童私笑,便怒道:
  「你两个小杂毛,偷笑作啥?」
  那年龄较大的道童,约十五、六岁,法号玄机;年龄较小的道童,约十四岁左右,法号妙机,都是龙阳观主自幼收养的。
  平日观主没机会去盗香窃玉,便搂住他们来出火,所以两人年龄虽幼,却是十分鬼马。
  玄机见师父神思恍惚,便笑道:「师父想必是为那王氏娘子伤神,这亦难怪,如此一位标致寡妇,就睡在隔房,就是我玄机都有点心痒难熬呢!」妙机伸手在他脸颊上刮了刮道:「羞,羞,羞,师父都没搭上手,啥时轮到你?」
  观主褪去道袍,爬上床去,搂住玄机道:「小杂毛,师父正憋住一把火,少不得拿你的屁股来开刀,再说三道四,小心师父插爆你的屁眼!」妙机哈哈笑道:「对,对,还未插到人家的浪穴,自己的屁股先开花!」玄机又气又急,忙道:「师父,先干他,看他还贪不贪嘴!」观主道:「你别吵,等我完事后,你再干他!」说着,就拉开玄机的腰带,将裤子褪下,伸手捉住玄机的阳物,又捋又捏。
  玄机亦反转身体,将师父的裤子除下,掏出已经硬勃的阳具,笑着说:「师父今晚真是贮足火了,无须弟子五指消乏。」
  观主一手搂住玄机的屁股,一手猛搓他的阳物,说道:「玄机,师父如若能把王氏娘子勾搭上手,少不得有你的好处!」
  接着,又唤道:「妙机,过来同师父吹吹箫!」妙机应了一声,就跨过玄机的身体,将头伏在龙阳观主的小腹上,扶起他的阳具,张口就含,一手缓缓上下套弄阴茎,一手抚摸卵袋。
  玄机趁机坐起身子,把手指伸进桌上灯火中,沾了些香油,跟着就涂在自己的屁眼上,自言自语道:「师父今夜吃不到嫩羊肉一身骚,还是及早预防,方可保全我屁股上的谷道。」
  玄机含啜没多时,已觉得师父龟嘴上渐渐沁出粘液,不禁咂咂舌说道:
  「好咸!好咸!」
  龙阳观主的小腹上越来越炽热,想起王氏小娘子,此时可能已经宽衣解带,孤灯独寝,更觉情思难捺,于是便令玄机趴在床上,拱起屁股,自己则手扶阳具,逐步迫入。
  只听到「哎呀」一声,浑身直颤,龙阳观主已将整条壮伟的阳具尽根插入他的谷道之中。
  龙阳观主一手按住玄机的小腹,一手继续玩弄玄机的阳具和卵袋,迅捷地抽插着。
  玄机初时尚感谷道有点胀逼,肛口几乎爆裂,所以皱起眉头,轻轻地呻叫着。
  但谷道在阳具抽插了几下后,渐渐分泌出粘液,使阳具进出亦随即顺溜起来,竟产生了一阵莫可言状的舒畅。
  与此同时,玄机的阳具在观主不住揉弄之下,亦已昂然勃起!
  观主一面密抽急插,一面加紧套弄着玄机的阳具,兴奋得连声叫道:「玄机……师父我……我好舒服呀!你……舒不舒服?噢,噢……你的小宝贝亦勃起啦!好硬、好热!」
  玄机一方面感受到由谷道传来的阵阵销魂蚀骨的刺激,一方面觉得自己的阳物在师父密密套弄下,又爽又胀,亦不禁亢奋地呼叫起来:
  「师父,徒儿亦快活得紧!喔,喔,抽快点……嗯,嗯,对啦……手也要加快点!」
  师徒两人都沉浸在粗犷欢畅的男风之中!
  又过了约半句钟,龙阳观主已血脉贲张,扶住玄机屁股的手掌,已经转而紧紧拧住他臀肌,沸腾的热血冲昏了他的理智,竟然将为人师长的尊严抛到九霄云外,卑鄙地狂叫道:「我干,我干,干爆你王氏娘子的浪穴!」玄机亦在双重刺激下,兴奋得全身发颤,硬胀的阳物不停颤抖,抬眼一望,见妙机正在自己玩弄阳物,遂灵机一触道:「师父,徒儿的手脚都有点酸嘛啦,想来师父亦应有些疲惫,不如我们睡下来干吧!」龙阳观主正在兴头上,听玄机如此说,心想睡下干可以全身接触,增加肉体厮磨的快感,正如把王氏娘子搂在怀中一样,便颔首道:「亦好。」两人侧卧着继续弄干,玄机于是唤道:「妙机,快除下裤子,让师兄泄泄火!」妙机本不愿意,但惟恐遭师父叱责,只好乖乖地褪去衣服,亦侧卧着,将屁股拱向玄机的下体,细声说道:「师兄,轻一点呀,最好先吐些口水润润我的屁眼。」
  玄机邪笑道:「我会顾住你的,放心吧!」
  妙机听了师兄口气,知他不怀好意,遂自己吐了些口水在掌心,然后用手指醮了一点,插入自己的肛门润滑。
  玄机双手将妙拨的屁股掰开,然后扶着早已头岳岳的阳具,迫入妙机的谷道。
  师徒三人就如衔尾相随的过江鲫,一齐哼哼呀呀地搂在一起弄干,构成一幅极之荒唐淫乱的图画。
【完】